珠海中富大股东破产 “亚洲瓶王”20亿债务缠身

发布时间:2019-06-08 11:54:16

  [摘要] 8月1日晚,珠海中富公告称,收到《法院传票》《民事起诉状》等法律文书。公司2017年4月向新余优奈特借款1亿元,按年息6.5%计算利息,期限一年。

  曾经的“亚洲瓶王”珠海中富实业股份有限公司(000659.SZ,以下简称“珠海中富”),如今面临着大股东破产的局面。

  8月8日晚,珠海中富公告称:控股股东捷安德因资不抵债,无法清偿到期债务,无人申请对捷安德进行重整或者和解,法院裁定捷安德破产。

  珠海中富是目前国内饮料塑料包装龙头企业之一,客户包括可口可乐、百事可乐、怡宝等。深圳市捷安德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安德”)是珠海中富的控股股东,持有1.46亿股,占比约11.39%。捷安德主营建筑材料、装饰材料等,珠海中富实际控制人为捷安德股东刘锦钟。

  2015年亏损6636.21万元,2016年亏损5.73亿元的珠海中富,2017年扭亏成功盈利454万元,在2018年初摘帽的背景下,捷安德的破产显得格外瞩目。控股股东缺失的珠海中富将走向何方?

  接盘三年大股东破产

  珠海中富的前身为广东商人黄乐夫1985 年在珠海创办的中富瓶厂,1990年中富瓶厂更名为珠海中富实业股份有限公司,1996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

  2007年3月,CVC亚太基金以旗下子公司亚洲瓶业16.5亿元的代价收购了珠海中富29%的股权,成为珠海中富实际控制人。

  2015年1月,珠海中富的大股东再次发生变动,捷安德用3.49亿元资金收购珠海中富11.39% 股权,成为控股股东。

  捷安德自2017年起便开始岌岌可危,破产与多方借贷纠纷有关,其债权人包括江苏银行、广州银行等。

  2014–2015年,捷安德及其担保对象深圳奥锐联盛实业有限公司向江苏银行深圳分行共借款4.3亿元。为此,捷安德向该分行质押了其持有的珠海中富全部股份,作为借款担保。但借款到期后,捷安德和奥锐联盛均未偿还。

  于是,江苏银行深圳分行以“捷安德涉及多宗诉讼、且质押股权已经被司法冻结,危及自身利益”为由,请求深圳福田法院拍卖、变卖捷安德所质押的全部珠海中富股份,并申请强制执行。

  股权拍卖并未顺利进行,并在2018年1月31日被福田法院裁定中止,其原因是2018年初,广州银行深圳分行以捷安德巨额负债不能按期清偿,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对其进行破产清算,法院支持了这一请求。

  5月17日,捷安德因信披违规遭到证监会行政处罚。证监会查明:捷安德无力偿还江苏银行债务,所持珠海中富股权进入司法拍卖前置程序,这将极大可能导致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但捷安德未及时将该事项告知珠海中富。

  6月,捷安德股东刘锦钟曾试图引入深圳前海沃众阳光创投股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参与对捷安德的重组,但重组并未成功。

  这意味着,捷安德不得不进入破产程序。

  大股东背后隐现神秘商人

  在“珠海中富”的股吧中,有关捷安德背后资本的猜想是长盛不衰的话题。其中,收购AC米兰俱乐部的神秘商人李勇鸿,其名字出现的频率最高。

  2016年8月,李勇鸿因其控股的罗森内里体育投资卢森堡公司(前身为“中欧体育资产管理长兴有限公司”)收购AC米兰俱乐部而为外界所知。

  刘锦钟是捷安德的唯一股东,因而珠海中富的年报中,将他认定为实际控制人,他被视为与李勇鸿关系深厚。

  尽管珠海中富曾否认与李勇鸿有关联,但事实上,早在入主珠海中富前的2014年,正是以捷安德公司为主体首次发力意欲夺取AC米兰控制权。

  若非珠海中富过往三年业绩太差,负债过高,以至捷安德所持该公司股权亦被江苏银行向法院提请冻结拍卖,李勇鸿只能在2016年以全新注册的中欧体育资产管理长兴有限公司用于充当并购AC米兰俱乐部的公司主体。

  种种迹象显示,捷安特的幕后人物或许还涉及广东富睿集团实际控制人林小庆。

  时代周报记者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材料显示,捷安德涉及多起法律诉讼,包括作为被告涉及多起借款纠纷案。这些案件表明,捷安德及刘锦钟与两名叫林小庆、林小乐的商人关系密切。

  林小庆旗下有多家企业,其中名为广东富睿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睿集团”),主营玻璃制造,建材、化工产品的销售等。捷安德能够成功收购珠海中富,是靠富睿集团牵线。

  2016年底广东省高院判决一起涉及珠海中富的案件,披露了这一层关系。判决书显示:2013年下半年,富睿集团开始谋划收购珠海中富,希望未来能借壳上市。当年10–11月,富睿集团与珠海中富当时的控股股东亚洲瓶业公司,就受让股权一事进行接触及商洽。

  但因资金不足,富睿集团创始人之一林小乐就推荐捷安德的刘锦钟,出资收购亚洲瓶业公司持有的珠海中富11.39%股权。此后,富睿集团、捷安德与亚洲瓶业公司多次就股权转让事宜进行磋商。

  这几年来,捷安德为林小庆、林小乐控制的多家企业做担保。据裁判文书网公开信息统计,由于林小庆、林小乐及旗下企业逾期不偿还多起借款,捷安德被要求承担的连带赔偿责任金额至少3亿元。

  而珠海中富2017年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年底,捷安德净资产为负1.29亿元。

  20亿负债待解

  自从捷安德入主以来,珠海中富业绩一蹶不振,无法为其带来良好的效益。2014–2016年,珠海中富由盈利4182.2万元变成亏损5.73亿元,戴上了“ST”的帽子。

  尽管2017年,珠海中富采取多种措施扭亏为盈,顺利保壳摘帽,但其实际经营状况并不佳。据珠海中富2018年一季报显示,公司一季度实现净利润-1134.75万元,同比下降4.36%,扣非后净利润-670.51万元,同比下降24.82%。

  此外,珠海中富2018年半年业绩预告显示,虽然2018年上半年公司实现盈利600万–900万元,但对比上年同期的1037万元,下降了13.21%–42.14%。

  珠海中富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现有短期借款1.44亿元,长期借款12.7亿元,长期借款中多为金融机构贷款以及银团借款。巨额债务导致珠海中富2014–2017年每年的财务费用都在1亿元以上。

  8月1日晚,珠海中富公告称,收到《法院传票》《民事起诉状》等法律文书。公司2017年4月向新余优奈特借款1亿元,按年息6.5%计算利息,期限一年。

  然而,珠海中富目前累计仅支付利息650万元。新余优奈特诉讼请求珠海中富偿还本金1亿元、利息506.14万元及借期内利息至清偿为止。今年7月,双方达成协议,将借款期限延长至今年10月,延长期限内的利息按年化12%收取。

  对于一家财务状况孱弱的公司而言,即将到期的上亿元的这笔债务无疑负担沉重,而珠海中富的负担不仅于此。

  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珠海中富资产负债率达78.3%,公司总资产26.55亿元,总负债已达20.78亿元。其中,有一笔欠鞍山银行短期借款1.44亿元,将于2018年9月22日到期。

  在巨额债务压力下,近期珠海中富频繁发布资产出售公告,处置资产所得款被全部用于偿还银团贷款本金。

  风雨飘摇中的珠海中富,还能重获生机吗?